美女被两个黑人用半米长

发布日期:2021年06月25日

我的十年

来源:建设公司    作者:俞良望     发表日期:2021-01-25 责任编辑:楚畅  点击数:136

人的一生由若干呈阶梯状的十年组成。也许这个十年,你由少年变成中年;也许下个十年,你由中年变成老年;每个人概莫能外地经受着这样的十年考验---此般成长变化的过程,因此每个十年,对人生而言都极其宝贵并无不具有纪念的意义。

我虽也怀想更早的那些十年---比如韶华正茂、双亲安在之时,平淡却温馨的日子仿佛不会远去;于个人而言,总觉有耗不尽的时光精力,总有些人生理想似触手可及。然而终归是失去的痛苦难以启齿,所以只是属于深藏在心的私密。此刻想回溯的这个十年,只是职业生涯中的一段插曲、个人阅历中的一段履程,又是时间顶近的一个---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九年,所以,大可以拿出来畅快的说说。

沙巴是这十年中去过的第一个地方,踏上那片刮着湿热南洋气息的土地,立刻就被那里的碧海蓝天、椰树棕梠所吸引。尽管工地才是职场及生活,但每月放假一天和附近尚有公交可乘坐,极为便利了人们走向外面的世界。

沙巴首府亚庇,一座美丽而又相距不远的海滨城市,那里居住的华人众多,语言交流毫无障碍,文化同根习俗同源,极易拉近彼此心的距离。亚庇亦有二战炮火后幸存下来的一些如沙巴旅游局、艾京生钟楼之类的老建筑,惹人寻源追溯这片土地上的历史过往。畅快的是,总有那位昔时同学、今时同事陪我一同留连在亚庇街头。

所谓经历也是种财富---向人倾说的财富罢,所以后来一个笔名江城四十的家伙,将在沙巴的这段过往,“烹”成八万字的“豆瓣”(豆瓣阅读)供人们品尝。

巴基斯坦海滨城市卡拉奇附近,有座名叫滨佳胜的小镇,工程项目也以其命名。头一次遇到温厚体贴的项目一把手,以及比较融洽和单纯的人事关系、被赋予最得心应手的工作,使之成为心目中最愉悦的一次职场生涯。滨佳胜项目成其特色的地方在于,它是“大施工”模式的完美收官,它沿袭传统所有施工均由企业正式员工担纲,并没有将施工分解和发包给任何外部的队伍,所有的施工仍然干得有声有色、保质保量。

工余项目部会组织一些员工喜闻乐见的娱乐活动,如今有的公司领导还是那时最踊跃的篮球队员之一。各专业及部室每月还会搞一次圆桌聚餐,项目一把手亦会在每月聚餐时陪部室的同志一同就坐, 融洽干群关系,也利于调动工作积极性。

巴国政局动荡由来已久,有一次附近的军用机场发生恐袭事件,军警与恐怖分子在交火中互致多人死伤。因此项目部的外出管制措施十分严格,员工们也十分理解和配合。尽管工作和生活永远在这两点一线的大墙之内,工作士气依然不弱。搞物资工作的是一位年长的同志,和大家不同的是要经常冒着生命危险外出采购,该同志却是习以为常,处危不惊。

我二度去沙巴,是在沙巴南部的papa镇。有趣的是,在这个工地上聚集着一群摄影“发烧友”,大家自带的摄影设备虽说都很“业余”,却也似模似样。令人刮目相看的是食堂的掌厨师傅竟然是个“发烧友”,且比众人更具“专业精神”---携带一付摄影三脚架。工时入厨做羹汤,工余支起三脚架,房前屋后的采风---谁说下里巴人不懂阳春白雪?!

沙巴落日之美举世闻名。在亚庇的海滨上能欣赏到最艳丽的落日,在遥远的工地看见的落日依然惊艳。这帮发烧友攀爬到集装箱的顶端,居高临下纷纷举起相机咔嚓,将瑰丽的火烧云美景尽收镜头。如此低照度条件下,掌厨师傅的三脚架显然大放光芒,成像稳、准、狠。

某日下午,员工们被组织到附近海滨踏青和烧烤,发烧友则抓住战机摄影采风。不久后,一场别开生面的员工摄影作品展,将食堂大厅布置得五彩缤纷、琳琅满目。

我还在厄瓜多尔的一处海拔三千米高的荒凉山顶工作九个月。说它荒凉当然没错儿,四野杳无人烟,只有莽莽苍苍一望无际的象征死亡的亚马逊热带雨林,上山只有曲曲弯弯的由某中资企业修建的“华山一条路”。采购生活所需物资不仅要驱车下山,往最近的镇子也要走三个小时路程。环境扼制了人的想象力,员工们没有一线机会外出,也从不想象外面的世界,只能够在工余之时沿山路来回走上一遭。

我和老李、老夏同居一屋。三人因性情相投常相约傍晚出行。无非沿那条公路从山顶往下走---这条路当然是没有尽头的,走到约一公里半,便不由折身返回。一去一回,要走三公里路程。

这样的散步似乎显得枯燥。两侧被藤蔓纵横纠缠着的野树单调又重复,没有太多的可观赏性,然而走走说说之间,将注意力凝聚于交流,时间却是易于打发。某棵树也会散发香气,惹得三个废老目搜辨寻。天上偶会盘旋飞过南美鹦鵡,路边偶会冒出白花小蛇。当地特有的活火山,山顶时会喷出浓烟火光。这些都成为路上的惊险和刺激,奇趣和景致。

情趣相投是友谊的基石,对世俗、社会的认知和观点相近,三人自比别人更加意笃谊深。

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。老夏先一步调回国内,老李也随后调去另一处基站。不久我也离开了那里。没有老友,便没有留恋。

在埃及北部的线路项目时,我被分配与老黄一起跑线路。老黄是外单位退休员工,在巡塔巡线方面是行家,所以被聘用到项目部。为人随和、嘴巴热烙、善同所有人打交道是他的长项。

每天清早,几台由埃及司机驾驶的皮卡停在驻地楼下。因为塔很多,员工往往两人一组带车出行,分摊巡视塔线的工作。

老黄个头不高,身体壮实,皮肤黑黑的,一看就是能吃苦的样子。巡塔是桩辛苦活,由于塔都立在田间地头,汽车就要跑村庄、走村路,要在村里村外、田间地头绕来绕去。乡间土路原本都不好走,加上几乎整天都在车上,一天下来,人就已经七晕八素、腰酸背痛了。

找到要巡看的塔,倘若有人施工,老黄会向对方提出些问题、指出改进的地方。如果无人施工,老黄也会用手机拍下现场状况发在工作群里进行汇报和供领导定夺。

相邻的塔都隔着四五里路,从这座去那座看似不远却要过村过桥绕很久,老黄却一天跑五六座塔不罢休。常常中午不返回项目部休息搞连轴转,一口气干到下午两三点才作罢。至于在外午餐的问题,可以找干活的外包队讨口残菜冷饭。老黄不但自己出门带一付碗筷,也动员我出门带一付碗筷。

对于老黄这样的工作狂,以及特别不讲形象的作派,在经过一段日子后,我颇有些心理上无法接受,然而我无法打击老黄工作的激情。

同老黄一起亦有“沾光”时。例如我和老黄一起验收了某座施工完的塔,外包队人员会请我俩吃顿不高贵的午餐,去附近镇子埃及人开的小店吃顿“埃式”快餐---埃及米粉、埃及汉堡及油炸香蕉什么的。有的线路塔建在埃及人的果园,果农由于获得征地补偿后很是高兴,将他家种植的橙子、葡萄等大量采摘赠送我们。老黄也乐得合不拢嘴,将葡萄带回寝室密封在装纯净水的空桶里。假以时日,一桶香气扑鼻的葡萄美酒就呈现在大家眼前。

十年行迹中,我还去过国内两个地方。

在鄂州,不期然又邂逅那位好友,两碗热腾腾的葛店肥肠粉前,共叙过往友情。工地离汉近,每逢周日,他便驾着自己的“POLO”带我返汉休假。在鄂州还认识许多分配在项目的新员工,他们年轻而可爱。

固阳属内蒙地区,算是有些遭罪的地方,路途迢迢,交通不便,冬季又严寒酷冷。但是在往返固阳之际,我借中转换乘去了一些平生向往的地方。晋地的历史文化气韵是那样生动,连带觉得毗邻的只有疾风劲草的内蒙大地也可爱起来。

时间的沙漏在一点一滴静静流淌,岁月的痕迹在一笔一画细细描绘,美好的回忆常常带给人许多温馨和感动……。---不知道这样的句子是谁写的,念起来很美,想起来也很美。

是的,当我想起这些到过的地方,回忆这些踏足过的地方,我的心是照亮的,是温暖的。这些地方,长时年余,短时数月,却汇聚成一个行走无疆、飘泊四方的十年。

十年,既短暂其实也漫长,其中难免会有些不痛快的记忆,难免会有些不调和的存在,但放好的心态可以滤掉无关重要的东西,呈现给你的仍是让精神为之振奋的亮堂堂的感觉。

那种一想起来便会让精神感到振奋的感受---到底是什么呢?是那种感动过我的工作执念?是那种脱离世故的纯粹友谊?还是那种激荡于心的群体关爱?……也许并不止这些,有些是语言无法表述的,你还没有想清楚怎样去形容,比如你不断被丰富的阅历,你不断被增益的知识,你不断被开拓的眼界……这是一种镌刻在心底的、随岁月弥久而愈觉醇香的东西,由此你会更加热爱世界的精彩与多元,更加珍视一种善性循环的价值观。

十年风霜,十年沧桑,辛苦和付出,努力和勤勉,换来对生存的适应,对个性的引忍,和致力于对家庭幸福生活的责任感的实践。十年,许多原本想不明白的道理,都想明白;许多原本看不清的现实,都已看清。十年催生了华发,增添了皱纹,磨去了锐角,却让一个人更加坦然、笃定去面对今后的人生。或许,以功利的价值观来看,以成败英雄观来看,此生碌碌无为,辛苦微不足道,勤勉也无足痛痒。

无所谓,我更在乎的,是十年的彻悟,十年的清醒,和十年给予我的那种一想起来便情不自禁去一想再想的那种感受。

十年,不再年轻。但努力过,执著过;也真诚过,珍惜过,并用心感受过;感受过这世界的精彩,生存的美好。

心安即是归处。

 

 

Copyright 2016 中国电建集团湖北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

地址: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金银湖街新桥四路1号 邮编:430040 邮箱:hypec-hb@powerchina.cn

电话:027-61169968(市场开发部) 027-61169642(办公室) 传真:027-61169066

鄂ICP备15005118号